你的位置:凯时kb88 > 行业新闻 >

碳税碳交易各有利弊 政治抉择应放在国际视角下

2019-10-02 09:09      点击:

  由于我国主要的碳税钻研专家主张将碳税的征收放在消费环节,一切波及化石能源消费和使用的排放都可以征收碳税。这样容易导致一个成果,即碳税和碳交易两种制度的笼罩范围有高度重叠的可能性。

  国内有媒体在报导此事时认为欧盟此举是对国际航空征收“碳税”。稍前,还有媒体报导,我国大约于2013年在部分区域初步征收碳税,2015年推广至全国。

  再有,还要思考在统一协调的税制体系中设想碳税,碳税的设立和征收应和资源税、能源税、其他污染物税费、其他环境税相协调统一,制止过度征税和反复征税。□(作者为中国工业经济学会钻研员)

  到目前为止,碳税在全球范围内的理论经历比较有限,很少有制造业大国实行整套的碳税规则。

  2011年12月21日,欧盟委员会颁布颁发,只管有包含美国在内的众多国家强烈反对,欧盟依然从2012年1月1日初步将航空纳入碳排放交易体系。

  但是相对于碳交易制度,碳税的劣势主要表如今以下几个方面:第一,笼罩范围宽泛;第二,不必要额外建设监视打点机制;第三,价格不变,从而使得企业能够更好作出如何减少排放的决策;第四,更容易适应排放绝对增长的国家。

  从政策效果来讲,碳税和碳交易各有劣势。

分享到:

  以芬兰为例,芬兰是第一个实行碳税的国家。1990年,芬兰推出碳税时,税率仅为1.2欧元/吨二氧化碳,尔后征税方法和税率一直调整。由于征税使得工业企业老本进步,为了护卫本国产品和效劳的国际合作力,芬兰在施行完善碳税政策的同时,也施行了较宽松的税收减免与返还门径。征收碳税对芬兰的财富合作力有必然的悲观影响,但没构成大的悲观影响,主要是对环保科技的创新鼓励抵消了一局部悲观影响。芬兰每年碳税近30亿欧元,占总税收9%。

  从提出之日起,关于碳税的争执就从未进行过。

  然而,将欧盟2012年把航空纳入碳排放交易体系视为是对国际航空征收“碳税”,了解上并不精确。

  此外,好比碳税的税率设置问题。有关学者提出了各种构想:有的认为税率应从每吨二氧化碳当量10元征收,也有提议从20元/吨二氧化碳当量起征。假如孤立地从碳税的角度来看,可能会觉得10元/吨二氧化碳当量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税率;但是,假如和碳交易制度联络起来看,就值得从头讨论。因为碳税是对排放量全额的征收,10元/吨二氧化碳当量的税率(即碳价)就濒临于美国东北部区域温室气体行动(RGGI)的碳排放配额拍卖价格,假如和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(EUETS)比拟则不同更为鲜亮,由于欧洲对大型排放设备的配额大局部是免费分配的,因而很鲜亮地,假如没有对其他税种的相应的税收减免(即税收中性),那么可以认为碳税是对燃煤电厂的“福利褫夺”,而碳排放交易体系的免费配额通常被看做是对电厂的“福利赠与”,使电厂有足够的成本和灵敏性应对排放管制。

  对于大型排放设备,在理论中鲜见同时征收碳税又实行碳排放总量控制与交易的。即使先采纳碳税制度然后再逐渐过渡到碳交易制度的,参考英国和____的形式,也会发现另一个问题:这样会导致对新增设备的配额实行有偿分配,对我国这样正处于经济快捷开展和企业急剧扩张阶段的国情来说,企业思考到将来新增设备的必要,会遍及发生配额的过度贮存行为,这样未来即使过渡到碳交易,也会迷失碳市场的活动性,甚至制度的经济效率受损。这种政策错配和穿插导致的政策创新失灵现象,在最初的二氧化硫排污权交易试点中已有苗头。

  ____的碳税计划由于未遭国内排放大户的强烈反对因此得以通过(一局部排放大户可以取得免费碳单元,一局部则可以将碳价老本转移给出产者),这一点十分值得钻研。初阶可以得出的结论是,____操作在本国铁矿石、煤炭的国际贸易中所占有的劣势地位,实现了碳税税负的跨境转嫁,这在疆域调节税和碳税的协调上是一个发明性的设想。它取决于对将来国际铁矿石供需形势不发生严峻变革和转折的预期、本国矿业巨头的国际寡头地位、中国鲜亮露出的买方地位等等。____本土的采矿企业可以较为随意地将碳税转嫁给国外的庸俗出产者(而本国的出产者即钢铁消费厂商则取得免费的碳单元),而____之外的铁矿石厂商都可以取得额外的消费者剩余,因为____铁矿石价格的上涨一定动员全球铁矿石价格联动。假如将来中国成为煤炭的大宗进口国,那么情形也比较相似。

  协调设想碳税制度

  应当认识到碳税并不是独自存在的一个制度。碳税的制度设想要和其他制度相匹配,其设想应切合中国低碳开展、节能减排的总体政策框架体系

  在审视这些国家征收碳税的得失时,必需思考的因素是,这些国家兴隆水平、经济构造和能源构造,与我国有着深化的不同。

  与碳交易中灵敏的碳价差异,碳税是对二氧化碳赋予一个价格,这个价格具有刚性。实际上,碳税最大的问题即在于,很难确定最合理的税率,税率太低不会带来本质性减排,税率太高会对整个实体经济构成影响。

  由此,碳交易制度有两点劣势。其一,碳交易制度是逆经济周期的,可以起到自动不变器的作用。经济萧条时期碳排放少,市场上的二氧化碳需求减少,价格下降,必要购置碳排放量的企业减轻经济累赘。反之,在经济高涨时期,对企业碳排放孕育发生克制效应。其二,减少政府干预。碳税的制定设想中有很多政治博弈,政策的制定、通过和施行经过工夫较长,使得效率下降。而碳交易体系相对来讲遭到政府的干预较小,一旦配额分配完结,政府对于碳交易市场简直是不干预的。